为锻造领域中一流企业努力
视听中心 企业文化 荣誉资质 锻造工艺 给力锻造有限公司

新闻详情|News

长安十二时辰(全集) 第87章 卯初(1)

  一股浓烈刺鼻的血腥味弥漫在整个马球场上,那些矫健的西域良马都焦虑不安,不停踢着蹄子,踏起一片片黄色尘土。

  张小敬站在球场中央,喘着粗气,那一只独眼赤红如疯兽。在不远处,地上丢着一把长柄陌刀,旁边一匹身材巨硕的良马躺倒在地,宛若肉山。它的脖子上系着彩带,尾束羽绳,彰显出与众不同的地位,可惜它的腹部多了一道大大的刀口,鲜血从躯体里潺潺流出,渗入黄土,很快把球场沁染成一种妖异的朱磦之色。

  此时他的左手,正死死揪着永王李璘的发髻,让这位贵胄动弹不得。永王惊恐地踢动着双腿,大声喊着救命。

  球场四周已经聚集了许多人,有来打马球的公子哥,有永王府邸的仆从护卫,有球场附近的民众,还有刚刚赶到的大批万年县不良人。可是他们投鼠忌器,谁都不敢靠近,谁敢保证这个疯子不会对永王动手?

  张小敬低下头,睥睨着这位贵公子:“闻无忌死时,可也是这般狼狈吗?”

  “我不知道!我不认识他!!”永王歇斯底里地喊道。

  他到现在仍未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。他本来正高高兴兴打着马球,突然,一个黑影冲入球场,带着滔天的杀意,用一柄巨大的陌刀斩杀了自己心爱的坐骑,然后把自己死死按在地上。球友们试图过来救援,结果被干净利落地杀掉了两个人,其他人立刻吓得一哄而散。

  永王没见过这个独眼龙,心里莫名其妙。直到独眼龙口吐“闻无忌”的名字,他才真正害怕起来。

  张小敬的刀晃了晃,声音比毒蛇还冷彻:“在下是万年不良帅,推案刑讯最在行不过。既然已查到了这里,永王殿下最好莫要说谎。”永王被这个威胁吓住了,他能感觉得到,这尊杀神什么都干得出来。他停了停,急忙道:“我真不知道!”

  张小敬面无表情地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竹管,强行倒入永王口中,永王只觉得一股极苦的汁液顺着咽喉流入胃中,然后张小敬用一块方巾紧紧罩在他嘴上。

  他呜呜直叫,试图挣扎。张小敬一拳打中永王肋部:“莫担心,这是鱼腥草和白薇根熬制的催吐汤,随便哪个药铺都常备,是救中毒者的良方,嗯……不过若是嘴上有东西挡着,就不一样了。”

  仿佛为了证明张小敬所言不虚,永王忽然弓起腰,剧烈地呕吐起来。胃中的粥状消化物顺着食管反涌到嘴边,正要喷泻而出,却被嘴前的方巾挡住,重新流回去,其中一部分进入呼吸道,呛得永王痛不欲生。

  一边是胃部痉挛,不断反涌,一边是口中不泄,反灌入鼻。两下交叠,让永王涕泪交加,无比狼狈,甚至还有零星呕吐物从鼻孔喷出来。如果再这么持续下去,很有可能会被活活呛死。

  张小敬看差不多了,伸手把方巾解下,永王如蒙大赦,趴在地上狂吐了一阵,这才消停。张小敬冷冷道:“这叫万流归宗,乃是来俊臣当年发明的刑求之术,来氏八法之中最轻的一种。若殿下有闲情,咱们可以一桩一桩试来。”

  这家伙居然打算在众目睽睽之下,对一位皇子用刑?永王终于确定,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。对疯子,权势和道理都没用处,只能乖乖服软。

  “我,我说……”永王的咽喉里火辣辣的,只能哑着嗓子说。

  原来在天宝二载七月七日,永王偶尔路过敦义坊,恰好看到闻染在院子里摆设香案,向天乞巧。他见到闻染容貌出众,就动了心思。回到府邸,永王跟心腹之人聊了几句,就把这事抛在脑后。后来过了几日,心腹兴冲冲地来报,说不日便可将闻染买入王府为奴,永王才知道这些人把事给搞大了。

  “本王垂涎闻染美色不假,但绝无强夺之心。实在是熊火帮、万年县尉那些人有心讨好,肆意发挥,这才酿成惨祸,绝非我的本意啊!”

  张小敬一听便明白了。这种事实在太多,上头也许只是无意一句,下面的人却会拿出十倍的力气去推动。恐怕熊火帮是早看中了闻记的地段,这次借永王的招牌,把一桩小事硬生生做到让人家破人亡。

  “本王也狠狠责骂过他们,这些人真是无端生事!”

  “无端生事?”张小敬的嘴角一抽搐,“然后还罚酒三杯是不是?你们眼中,只怕这些草民都如蝼蚁蚍蜉一样对吗?”永王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,半是讨好道:“壮士你有心报仇,应该去找他们才对,本王陪你一道去便是。”

  “不劳殿下费心,熊火帮已经被我洗了一遍,县尉大人也被我宰了。”张小敬淡淡道。永王额头一跳,感觉胃里又隐隐作痛,知道今日绝不能善了。

  张小敬此前去外地查案,一回长安就听到这个惊变。他不动声色,暗中着手调查。以他不良帅的手段,轻而易举就查明涉事的几方势力。于是张小敬先找了个理由,带领不良人把熊火帮几乎连根拔起,可惜封大伦跑得快,逃得一条性命。

  万年县尉闻讯赶来,连忙喝止了张小敬。他与张小敬合作过数年,关系尚可,所以张小敬本想讲讲道理。不料县尉明里假意安抚,却在酒水里下了毒,周围伏有大批刀手,要把张小敬格杀当场。幸亏有相熟的手下通风报信,张小敬率先反击,当席把县尉给一刀捅死了。

  张小敬知道,灭掉熊火帮尚有理由,杀了上司,一定会被追究为死罪。他索性直冲到马球场来,先把最后一个罪魁祸首拿住再说。

  永王抬起头来,试图劝诱道:“你犯下了滔天大罪,只怕是要死的。本王在父皇那里还能说得上话,说不定能宽宥几分。”不料张小敬伸出大手,一把揪住永王的发髻,拎起脖子,一步步拖离球场。

  永王吓坏了,以为他准备下毒手。可惜张小敬那手,如同铁钳一般,根本挣脱不开。

  “甘校尉、刘文办、宋十六、杜婆罗、王河东、樊老四……”张小敬一边拖着,一边念叨着一些人名。永王不明白这是些什么人,也不知道他们和这次的事件有什么关系。

  “他们都死了,都死在了西域,让突厥人给杀了。我和闻无忌把他们的骨灰都带来了,就放在闻记香铺里,第八团的兄弟,除了萧规那小子之外,好歹都来过长安了……”张小敬的声音原本平稳,可陡然变得杀气十足,“可你们却生生拆了闻记的铺子,那些个骨灰坛,也都被打碎了,洒到泥土和瓦砾里,再也找不回来了。”

  “不是我,是他们!他们!”永王声嘶力竭地喊着,他觉得自己太冤枉了。

  张小敬用力踏了踏马场的土地:“从此以后,第八团的兄弟们,就像是这脚下的黄沙一样,每日被人和马蹄践踏。”

  永王听到这种话,脊梁一股凉意攀上。他像是被一条毒蛇咬中,四肢都僵住了,任凭张小敬拖动。

  周围的不良人和王府长随们紧跟着他们,可谁都不敢靠近。五尊阎罗的名字,在他们心里的威势实在太重,他们只是在外围结阵,远远观望。

  永王的呼声,丝毫没有打动张小敬。他面无表情地拖着这位十六皇子一路离开马球场,来到只有一街之隔的观音寺。

  这座位于靖恭坊内的观音寺,规模并不大,庙里最有名的是供奉着一尊观音玉像。这座寺庙,和永王有着很深的渊源。他出生之时,遭遇过一场大病,母亲郭氏亲自来到此寺祈祷三天三夜。结果没过多久,郭氏便去世了。说来也怪,就在郭氏去世那天,永王居然奇迹般地痊愈了。宫里都说,郭氏感动了菩萨,以一命换了一命。她的牌位,也被摆在了庙里。

  有了这层缘分,永王对这座观音寺关切备至,时常打赏,逢年过节还会过来上香,一拜观音二拜母亲。他对马球的兴趣,正是因为观音寺临街有个马球场,他每次来上香都顺便去打两手,慢慢成了个中高手。

  此时他发现张小敬把他往观音寺拖,心中直发毛,不知这疯子到底打算做什么。张小敬踹开庙门,用眼神狠狠地赶走了住寺的僧人,直奔观音堂而去。

  那尊滴水观音正矗立在堂中,温润剔透,品相不凡。旁边还立着一尊莲花七宝侧龛,里面竖着一块牌位,自然就是永王的母亲郭氏了。

  张小敬松开手,一脚把永王踢翻在地,让他跪在观音像前。永王抬头看到自己母亲的牌位,不由得失声哭了出来。

  “你在菩萨和你娘亲面前,给我起个誓,我便饶你一条命。”张小敬淡淡道。永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:“起什么誓?”

  “从今之后,你不得报复或追究闻染与闻记香铺,如有违,天雷磔之。”

  永王心想这也太容易了,不会又是什么折磨人的新招数吧?他张了张嘴,不敢轻易答应。

  将涉事之人统统杀个精光,固然痛快,可闻染一定会被打击报复。那些人的手段,他再熟悉不过。

  他孑然一身,死也就死了。可闻染还年轻,她还有很长的人生路要走。闻无忌在天有灵,绝不会允许张小敬为了给自己报仇,去牺牲女儿的幸福。

  因此张小敬疯归疯,却不能不顾及闻染的命运——她可算是整个第八团留在人间唯一的骨血。

  张小敬擒拿永王,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杀他,而是逼着他做出保证,不许对闻染再次下手。张小敬做过调查,永王对这观音庙诚意笃信,在这里起誓,他应该会认真对待。只要永王不敢出手,手下必然会有所收敛,闻染便能过上平静的生活。

  张小敬想到这里,又一脚踢过去,催促快点。永王只好不情愿地跪在地上,用袖子擦干净嘴角的污渍。给观音上香,叩拜,再给自己娘亲上香,叩拜,然后手捏一根线香,扭扭捏捏说道:“从今之后,本王与闻家恩怨一笔勾销,绝无报复追究之状,如有违,天雷磔之!”

  说完之后,永王恭恭敬敬叩了三个头。无论他如何顽劣,在观音和娘亲面前,始终持礼甚恭。做完这些,他把线香一折为二,递给张小敬:“这样就行了?”

  张小敬接过线香,用指头碾成细细的粉末:“若你破誓,就算观音菩萨不追究,我也会来寻你。”永王把头低了下去,不敢与那只恐怖的独眼对视。

  张小敬长舒一口气,不再理他,转身走出佛堂,双臂一振,推开寺门走了出去。寺外已是大兵云集,一见他出来,纷纷拔刀张弩。见张小敬负手出来,那些不良人的第一反应,居然同时往后退了一步。

  张小敬收敛起杀气,昂起头,面对人群大声喝道,惊起门前大树上一窝漆黑的老鸹扑啦啦飞起……

  事隔数月,张小敬没想到能够再次见到永王,而且是在这么一个场合。

  永王也没想到,能再见张小敬。自从那一次马球场袭击之后,他落下了一个病根,一提张小敬,胃部就会一阵痉挛想吐。此时见到本尊,他更是脸色一阵青红,嘴唇一张一合,“哇”地吐出了一地的珍馐美酒。酸狞之气,扑鼻而来。

  萧规大笑:“大头,先前你留他一条性命,是为了保全闻染。如今不必再有顾虑,这个杀死闻无忌的凶手,就交给你处理了!”

  张小敬沉默着朝前走了一步,永王惊慌地摆动右手:“你答应过的,我不动闻染,你不杀我!”

  “今天熊火帮绑架了闻染,你可知道?”张小敬问。

  “呃……呃……我事先并不知情!”永王面色阴晴不定。他并没说谎,封大伦是事后才跟他通报的,并得到了默许。在永王心里,这不算违誓——可问题是,这事并不由他说了算。

  “大头,别跟他啰唆,一刀挑出心肝来,祭祭闻无忌。”萧规在上头喝道。

  大殿里的空气陡然紧张起来。所有人都知道,天子对这个十六皇子颇为宠爱,现在这些贼子要当着他的面,把永王活活开膛剖心,这该如何是好。

  张小敬面无表情揪起永王的衣襟,突然伸出手臂,狠狠地给了他几个耳光。永王被打得晕头转向,脸颊高高肿起。萧规以为他要先出出气,并未催促,饶有兴趣地等着看他动手的一刻。

  张小敬开口道:“这等昏王,挑心实在太便宜他了。来氏八法,得一个一个上给他。”他咧开嘴,透出一股阴森怨毒之气。永王一听,浑身如筛糠般抖动。去年“万流归宗”已经折磨得他生不如死,那还是来氏八法里最轻的……

  萧规看看外头的火光:“不是扫你的兴啊大头,咱们的时间可不多了。”张小敬把永王一脚踢倒,踏在胸膛上,狞笑道:“没关系,我想到一个好主意。”

  他就像是数月之前那样,拖着永王的发髻,狠狠地把他拽到第七层的断桥旁边,往外一推。永王登时有半个身子都悬在勤政务本楼外头。萧规饶有兴趣地看着,期待着会有什么精彩的戏码。天子站在他的身旁,一动不动,可眼神里却透着愤怒。

  永王已经吓得魂飞魄散,大声呕吐着,仿佛噩梦重现。张小敬揪住他衣襟,压低声音道:“想活命的话,就听我的话。”

  永王还在兀自尖叫着,张小敬重重给了他一耳光:“我很想现在就杀了你,但现在我还需要你去做一件事。”永王一愣,不明白这个凶神到底什么意思。张小敬道:“接下来我会把你推下楼去,你要仔细听好……”

  他在永王耳边轻轻说了几句,永王先是睁大了眼睛,随后又拼命摇头。可惜张小敬没有给他机会,用力一推,永王惨叫着从七层断桥上直直跌落下去。这里既然叫摘星殿,自然距离地面非常高,这么摔下去,肯定变成一摊肉泥。

  摔杀完皇子,张小敬气定神闲地折返大殿。萧规舔了舔嘴唇,觉得有点不过瘾:“大头,你就这么便宜他了?”张小敬淡淡道:“如你所说,时间不多了,咱们还是直奔主题更好。”说完把眼神飘向天子。

  “够了!你们有话直接跟朕说。”本章有错误,我要提交

  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2020-02-15 06:16:57  [返回]